中新網首頁|安徽|北京|上海|重慶|福建|甘肅|貴州|廣東|廣西|海南|河北|河南|湖北|湖南|江蘇|江西|吉林|遼寧|山東|山西|陜西|廣東|四川|香港|新疆|兵團|云南|浙江
我們的微信

澳大利亞華裔女記者:半年3萬公里的行走找尋身份認同

2019-06-03 10:47:18 來源:中國新聞網 字號:
分享到:

  中新社悉尼6月2日電 題:澳大利亞華裔女記者:半年3萬公里的行走找尋身份認同

  中新社記者 陶社蘭

  1983年,陳韻雪(Monica Tan)出生在悉尼,父母是從馬來西亞移民來到澳大利亞的華裔。在2016年半年時間里,她獨自一人,在澳大利亞中部、北部,做了3萬公里的行走。現在,她把旅途中的所遇、所想、所感,寫成一本書Stranger Country,希望更多的人和她一起思考。

  最新考古研究發現,早在6萬多年前,就有土著人在澳大利亞生活。他們是這片土地最早的主人。無論是在學校里讀書時,還是后來在媒體做記者接觸過土著人的繪畫和藝術家,陳韻雪發現,很少人會談及他們的歷史。

  陳韻雪的父親陳星惠,祖籍福建龍巖,上世紀70年代從馬來西亞到澳大利亞留學,經過多年艱苦打拼,成為一名全科醫生和著名僑領。2006年,陳韻雪和父親一起到中國旅行,那是她第一次回到祖籍國。

  在她走過的那些地方,上海、北京、新疆,陳韻雪看到中國的美景,領略到現代化發展速度,感受到民眾積極向上的精神風貌。這是與她從小熟悉的西方國家完全不同的東方文化的國家,為她打開了看世界的另一扇窗。

  2009年,陳韻雪到北京外國語大學學習中文。兩年后,她留在北京,為一家環保組織工作了1年半,隨后又到云南大理從事相關工作。這段經歷,讓她開始關注環境保護。

  回到悉尼,生活又歸于平常,陳韻雪在一家英文媒體做文化編輯。工作之余,她開始為這次行走做準備。父母得知這個計劃后,十分擔心,但最終還是表達了最大程度的支持。

  陳韻雪告訴中新社記者,她是帶著恐懼上路的。對于一個一直生長在城市的女性來說,怕被蛇咬,怕遭遇強暴,怕會死掉。當然,也怕此行一無所獲。

  行走中,陳韻雪有時一天要開車跑上幾百公里,不少地方沒有網絡信號,她最擔心的就是汽車拋錨。所幸,沒有發生。她見過純粹的原住民,也見過來自歐美的背包客;見過來自黎巴嫩、印度、阿富汗的移民,也見過第三代的華人。和他們的交談,讓她重新思考澳大利亞的本質。

  “以前,大家都理所當然地認為,澳大利亞是白人的。其實不是,最早,它是原住民的。現在,是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、來自于不同國家的每一個人的。是他們,共同在建設這個國家。”她說。

  半年后,當陳韻雪途經藍山開往悉尼市區時,一個想法在她的頭腦中越來越清晰:“我愛澳大利亞。”她甚至在獨自一人的車里,把這句話大聲地說出來了。她說,這次行走將改變我的一生。也許,我不會像原住民那樣,與這片土地建立密切的關系,但是,澳大利亞就是我的家,它給我痛苦,也給我歡樂。我的未來,將永遠與它連在一起。

  結束這次行走一年多后,陳韻雪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,在悉尼一所大學教授澳大利亞研究方面的課程。她希望把自己熱愛的澳大利亞歷史和文化跟學生們分享,而她的許多學生,都是非英語背景,如意大利、俄羅斯、伊拉克等等。從原住民那里,她更深刻地理解了人與土地的關系,堅定了成為環境保護主義者的信念。

  “當然,我還會繼續寫書。下一部書是一本小說,里面有澳大利亞人、原住民、中國人。愛情小說嗎?先保密啦。”陳韻雪說,臉上露出爽朗的笑。(完)

(編輯:冀江彤)
分享到:
我們的微信、中國新聞周刊
黑子的篮球